欢迎访问吉林省职业与成人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企合作

现代学徒制:促进校企合作的真正纽带

来源:职业技术网    点击:    时间:2015-4-22 8:15:34

现代学徒制文化'的建设显得尤为重要。”大师工作室'把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带进校园,在这里我负责将专业知识和技能以及丰富的个人经验传授给团队教师和学生,通过产品设计项目教学的专业实践,达到文化技艺传承创新和培养'职业人'的目标。”一对一'的企业师傅,而且给予学生和企业充分的选择权。这选择包括学校选择合作企业、企业选择师傅、学生选择企业与师傅、师傅选择徒弟,最大限度地满足各方诉求,稳固现代学徒制中的师徒关系,提高指导与学习的针对性。”章跃洪认为:“企业师傅具备教师的身份,不仅仅是技艺的传授,也在企业环境中承担课程教学、指导创新训练等任务,引入企业精细化管理文化、真实产品,强化对学生职业能力、技术素养、管理素质等方面的综合培养。”金华职院创办的皇冠学院、众泰汽车学院是校企利益共同体,在电动工具、酒店管理、数控技术等专业实施现代学徒制。并为此建立了独立的章程、组织形式和制度体系,校企共同组建理事会,实行理事会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具备合作育人的实体功能;在企业建立“厂中校”性质的教学车间,编排菜单式的教学单元和实训项目,实施学生职业能力与职业素养的实境化、系统化培养;运行经费实行“董事会特别拨款+员工培训专项+学习津贴+学校比例投入”的组合式投入。电动工具专业是“1+N”的方式,针对区域电动工具产业集群化发展的特点,与产业链上的多个企业合作,组建跨企业的订单班,为中小企业培养、输送人才;酒店管理专业采取“1+1+1”的方式,与1家酒店管理机构、1家五星级酒店合作,为高星级酒店的连锁经营培养高素质的服务和管理人才。

  如何有效推进现代学徒制

  马陆亭认为,要积极打造师傅型教师。在职业学校里,仅仅是双师素质的教师已经不能满足现代学徒制的要求了,需要有一大批来自企业的教师,有实践工作经验。德国的应用科学大学就要求其教师必须有五年以上行业工作经验,此外还大量聘任来自企业界兼职教师,注重与区域产业结构的紧密结合。现在很多企业的工程师都有到高校工作的愿望。教育主管部门和高职院校需要关注这些需求。他提出,现代学徒制可以分三个层次推进,一是大师级的,主要传承传统技艺;二是专业性的能工巧匠,选择有天赋的苗子,少量培养技术能手;三是通用专业的学徒制,引入学徒制理念,批量培养技能人才。王海平建议,高职院校推进现代学徒制要抓好以下几个方面的工作:一要选准领域,如技艺传承领域、现代大工业领域等。二要选准师傅,寻找行业里最有影响、代表最高标准、掌握先进技术的能工巧匠。三要做好载体,利用校企深度互动,搭建大师工作室、企业工程师工作坊等载体,这些载体需要有“大师、老师、学生、项目、课题”等5大要素的联动。四要有配套政策,对特殊人物、发挥特殊作用的教师在职称评定、薪酬待遇等方面实行“一校三制”,不同标准。如对他们的作品和论文同等对待,对招聘的外国大师要提高待遇等。

  王振洪以为,高职院校开展现代学徒制本土化实践,需要在以下一些方面下功夫:一是立足区域经济的特点。并不是所有的专业都适合开展现代学徒制,既要重点选择具有区域产业优势、岗位实践特征鲜明、适合企业化环境培养、具有良好职业发展前景的专业,也要针对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产业形态,采取灵活多样的实现形式,开展现代学徒制试点。二是解决双主体的问题。校企“双主体”的模式,如果以市场的角度,是“买、卖”双主体的互动关系;如果看作股权的话,可以理解为学校、企业的“双主体”,学校主导多一点,但企业是高度参与。这样的话,校企合作不再是传统的“友情合作”,而是上升为“买方”和“卖方”之间深层次合作的“契约关系”或者“股权关系”,彼此之间才能够产生相互融合的“化学变化”。三是发挥学生的积极性。现代学徒制中校企之间契约关系的纽带是学生,核心也是学生。这当中既要有校、企、生三方的“自觉约定”,也要有制度性的保障。通过校企联合自主招生,从招生源头上确定学生的准员工身份,强化学生的企业文化认同;保障学生学徒期间津贴、保险、劳动强度等合法权益;通过系统的学习周期促进学生的可持续发展。四是建立紧密师徒关系。我们组建了由企业管理者、技术专家、业务骨干、学校教师和行业领域专家学者等组成的“讲师团”,其中的企业教师也是现代学徒制的指导师傅。企业制定配套的管理、考核制度,将企业教师承担的教学任务纳入其本职工作,使其成为一种企业行为。

  同时,政府也可以在以下几个方面推动学徒制:一是提高社会对现代学徒制的公共意识。通过尝试建立国家职业资格框架体系,规范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同时作为就业准入的必要条件,企业、社会对参与现代学徒制的水平一定会大大提高。二是完善政府的投入机制。要破除不同区域、不同院校生均拨款的藩篱,政府购买服务应当是今后加强公共服务的重要形式,可否考虑在政府购买培训服务基础上尝试政府购买学徒服务,从而优化职业教育投入结构,把投入经费用在刀刃上。三是发挥现代学徒制的公共教育功能。将现代学徒制的教学资源转化为培训资源,应用到大中小企业的培训项目中,也可以拓展到政府公共培训体系,切实利用好现代学徒制实现教育资源的整合。

 

(责任编辑: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