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吉林省职业与成人教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刘立新:德国推进“职业教育4.0” 建设的策略与行动

来源:    点击:    时间:2018-6-4 9:21:36

 

刘立新:德国推进“职业教育4.0” 建设的策略与行动

 

            随着“工业4.0”未来工程的推进,这一概念在世界范围内流行,德国作为“工业4.0”这一概念的来源国,社会对“工业4.0”背景下的人才培养关注度日益凸显,“职业教育4.0”也从最初职教研究文献逐步成为职教界乃至全社会的共识,并逐步成为政府、行业组织、企业、职业教育学校与机构在职业教育工作中的行动。从德国职业教育全局来看,联邦教研部负责推进的“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无论从教育政策意义、实施规模、影响范围等各方面都是最重要的措施。

 

一、重视人才、重视职业教育:职业教育4.0概念的形成

 

“职业教育4.0”是在德国提出并推进“工业4.0”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概念。“工业4.0”作为德国国家高技术战略2020框架内实施的未来工程,从一开始就将人才培养工作纳入整体设计。早在“工业4.0”工作小组2012年10月2日向联邦政府提交的《工业4.0未来工程实施建议》(非正式稿)中,就将“人机互动:人才培养、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作为6个行动建议之一,同时将“建立‘工业4.0’能力中心”“继续教育与资格”列入实施建议的7项工作。随后的《工业4.0未来工程实施建议——工业4.0工作小组最终报告》中也明确,将人才培养及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作为6个行动领域之一。联邦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并在2013年4月成立的“工业4.0平台”中专门设立“劳动、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工作组,负责倡导和推进工业4.0发展进程中与劳动及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相关的研究和创新,并提出行动建议。

 

……

 

2016年1月,联邦教研部印制的宣传册《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联邦教研部资助项目》第一次出现“职业教育4.0倡议”。4月启动实施 “职业教育4.0”倡议,并在联邦教研部官网上开辟“职业教育4.0”专栏。联邦职教所也在其官网开辟专栏。10月,联邦教研部在发布的《面向数字化知识社会的教育行动》,明确提出实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职业教育4.0”由此进入政府政策文件。

 

……

 

二、“职业教育4.0”的推进策略:联邦引领、多方协同,系统设计,试点先行

 

(一)科研先行,科学决策

 

1.深入开展“工业4.0”背景下人才需求研究

 

……

 

2.深入开展“工业4.0”背景下职教研究和试点

 

……

 

(二)多方协同,系统设计

 

1.联邦引领,确定行动框架

 

基于前期研究成果和实践探索,德国联邦政府2016年10月颁布了《教育行动》战略文件,将数字化教育、数字化基础设施、法律框架、教育机构发展、数字化与国际化融合发展等作为德国中长期(2030年)综合推进教育数字化的重点行动领域,明确5个行动领域的战略目标。数字化教育的总目标是,到2030年,所有学习者都有能力应用数字媒体,能自主地、负责任地参与和分享数字化世界的发展,同时提出了数字媒体应用、数字技术能力培养、教师数字化教学能力等9个方面的具体目标。《教育行动》同时结合德国联邦体制下联邦与各州在教育工作的职责分工,提出相应举措,如“数字化公约”“中小学教师教育质量行动计划”“高校学术质量公约”等,引领各州与联邦协同推进教育数字化。《教育行动》为德国推进教育数字化确定了战略行动框架。

 

为实现职业教育数字化,《教育行动》提出,要全面开展职业教育数字媒体应用现状分析;实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综合发挥联邦教研部促进职业教育数字化各项措施的聚合效应;调整修订双元制IT类职业教育教学标准和教学内容;开展 “职业教育师资媒体技术应用能力培训”,提高职业教育师资包括企业实训师的数字能力以及数字化教学能力;实施“媒体应用与制造:职业实践教育中媒体能力开发”研究项目,研究确定构成成功履职所需的媒体能力具体构成要素,并制订清单;实施“劳动的未来”研发资助计划,综合研究未来劳动的变化,以及对社会各方面带来的影响,为人才培养的改革创新提供参考。

 

2.州政府积极响应,确定教育数字化的共同实施战略

 

各州教育部门积极响应联邦政府倡议,与科学界、企业、消费者保护、行业联合会组织以及工会等各方面专家,共同制定数字化教育的实施战略。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2016年12月8日颁布《数字化世界的教育》战略文件,该战略文件明确了基础教育、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以及继续教育培养 “数字化社会的能力”的基本框架。着眼于培养“数字化世界的能力”以及构建相应教学与学习环境,《数字化世界的教育》从教学计划、教学实施以及课程开发,师资的培养、继续教育和进修,基础设施和装备,教育媒体、内容,电子政务、学校管理程序、教育管理和校园管理系统,法律和功能框架条件等6个行动领域明确中小学(包括职业教育类学校)、继续教育以及高等教育数字化的目标与任务、必要措施以及基本要求,为德国各州推进教育数字化提供了共同的战略指南。

 

该战略文件突出了职业教育的特点,明确了职业教育类学校的能力框架以及相关行动领域的目标任务、措施和基本要求。职业教育类学校“数字化世界的能力”框架,要在基础教育阶段能力框架基础上,更加突出培养综合性的职业行动能力要求,结合相关职业数字化劳动要求,重视职业相关的数字化技术学习,培养职业相关的数字技术能力和数字化背景下劳动所要求的知识、技能和能力。基于行动导向的教学理念,将培养数字世界的能力作为贯穿各门课程和教学过程的综合性任务,要聚焦“数字化设备和劳动技术运用”“个人职业行动能力”“自我管理和自我组织能力”“国际化思维和行动”“项目导向的合作形式”“数据保护和数据安全”以及“批判性对待数字化联网的媒体以及数字化对生活和劳动的后果”等几个维度。

 

该战略文件明确了数字化世界中职业教育类学校师资的能力标准,并提出了职业教育培养各阶段以及继续教育的参考指南。结合职业教育的特点,强调职业教育学校媒体建设和应用中要配备用于模拟相关职业劳动和业务流程的实体技术设备、劳动工具、机器及行业特色的软件等,同时要为学校装备相关职业领域的典型实体的技术设备和装备以及行业特色的软件,从而更好地结合应用要求构建学习环境,模拟数字化劳动和业务流程。

 

为进一步突出职业教育特色,有效推进职业教育类学校教育教学数字化,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2017年12月7日颁布《职业教育类学校4.0:未来十年职业教育类学校创新力及促进融合贡献力的继续发展》(以下简称《职业教育类学校4.0》),确定面向未来十年打造职业教育学校升级版的蓝图。声明强调职业教育是个人“参与劳动与社会的关键”,明确了各州推进职业教育类学校4.0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作为各州推进学校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共同战略性行动领域。一是增强创新力,深入推进数字化教学和教育数字化。二是提高职业教育促进融合的贡献力,继续发展适应多语言及文化的教学,开发以及广泛开展个性化的促进措施。三是继续提高职业教育类学校质量。系统性建立完善的相关学校发展机制,加强职业教育质量管理,提高各州质量管理体系可比性,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提高师资专业化水平。

 

3.经济界积极参与,共同谋划和推进职业教育4.0建设

 

德国经济界在深度参与人才需求以及人才培养相关研究的同时,积极参与规划和推进未来人才培养改革和创新。德国雇主协会联邦联合会与德国工业界联邦联合会于2017年3月发表《展望教育2030:德国雇主教育政策立场》(简称《展望2030》)文件,结合德国经济4.0及工业4.0发展要求,从德国企业界角度,描绘了德国自幼儿教育机构到中小学校、职业教育、高等学校直到终身学习的教育体系的现代化愿景。该文件提出的德国教育体系2030年的总体目标是,建设满足培养个人自主性、主动性、责任意识并支持年轻人个性和价值观发展从而成为自觉社会公民的要求,内部结构上相互融通、职业教育和高等学校教育具有同等价值、平等地位并共同发展,有效促进社会畅通流动的高质量、高效率的教育体系,使青年人能够积极规划建设个人生活并共同推进社会福祉发展进程,为每个个人提供开发自我个性以及个人潜力的机会。《展望2030》还明确了各教育领域的目标要求,并提出相应政策措施建议,呼吁联邦、各州以及乡镇社区强化协作,形成合力,共同实现德国教育现代化目标。

 

关于职业教育,《展望2030》强调,双元制职业教育是德国保障专业人才供应的关键要素,是德国经济体系的支柱,也是青年人成功成才的重要途径。2030年职业教育发展目标是,进一步保持和提高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强化校企合作,在传授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同时,有目的地推进社会能力、创新精神、决策能力、企业经济管理能力及个人发展能力等跨专业技能的培养,全面提升职业教育人才质量,适应数字化发展要求,不断调整更新职业教育标准和内容,实现职业教育数字化建设。进一步提升职业教育价值,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实现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的同等价值。增强和拓展职业教育与高校教育的衔接和融通,多种形式搭建立交桥,使职业教育学习者和毕业生获得高等学校学习的入学资格。为实现这些目标,雇主协会联合会提出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建议。

 

此外,德国雇主协会联邦联合会、德国工会联盟与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于2017年5月4日共同发表声明——《共同建设面向数字世界的高质量(双元制体系内的)职业学校》。声明强调职业学校对双元制职业教育的重要性,强调要推进数字化设施现代化,加强职业学校基础建设,加强师资队伍建设,推进(双元制体系内)职业学校现代化,并强调德国经济界将与联邦和各州教育部门合作,增进产教融合,共同落实好有关职业学校基础建设、装备投入、教学标准及实施过程、师资培养和培训等方面相关项目和举措,支持职业学校与企业间合作。

 

(三)试点先行,创新实践:实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

 

为更好地引领职业教育4.0建设,增强人才培养对“工业4.0”未来工程的支撑,联邦教研部于2016年4月与联邦职教所联合启动实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将新启动实施的“面向未来数字化劳动的专业人才资格及能力”等新的资助计划与此前已在实施中的有关资助计划和倡议总揽到统一的框架内,进一步强化资助的研究与试点工作的协同性,更好地服务和支持职业教育改革创新。

 

框架倡议结合相关重点主题领域以及目标群体,设立资助计划和倡议,资助实施具体研究与试点项目。主要有以下资助计划和倡议:

 

1.面向未来数字化劳动的专业人才资格及能力研究资助计划

 

此资助计划主要研究“工业4.0”对人才培养要求的变化,实施期限2016—2018年,资助额度275万欧元。

 

以三个方面的研究为支柱:一是以相关双元制教育职业、进修专业及行业为基础,与科研界、行业、企业共同研究分析数字化对职业资格要求的影响,并对未来资格需求进行预测,为开发相关新教育职业及修订更新职业教育教学规范标准提供依据,并提出相应行动建议。二是在广泛范围内分析研究IT及媒体技术影响,明确IT及媒体能力作为跨职业关键能力对职业教育的影响,研究明确职业教育中媒体能力作为关键能力的质量标准以及教学要求。三是建设职业教育4.0的资格监测与预测系统,从劳动市场和职业资格角度考察未来数字化发展,特别是对相关行业、职业及工作领域在数量和质量上的影响,从而分析劳动市场对具有数字能力的人才的具体需求,并就人才培养提出建议。

 

2.促进跨企业职教中心及能力中心数字化资助计划

 

该资助计划旨在通过相关项目资助支持跨企业培训机构适应数字化发展要求,更新设备装备以及创新性教育方案,该资助计划资助期限为2016—2019年,资助经费总额8400万欧元。

 

3.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化媒体资助计划

 

该资助计划旨在推进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化学习与教学方案及数字媒体应用,推动数字化媒体的广泛应用并开展职教师资培训。实施期限为2012—2019年,计划投入经费1.52亿欧元。该计划一是支持开发适应需求的应用于职业教育与培训过程的学习与教学方案,包括移动学习、贴近劳动岗位学习以及基于互联技术帮助下的教学;二是支持开发以提高职教师资媒体教学能力的教学方案,并开展职教师资培训。

 

4.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新入职者+”资助计划

 

“新入职者+”项目为中小企业提供咨询建议,改进职业教育方式方法,调整招工(学徒)宣传或提供获得补充资格等,从而形成相应机制,为中小企业提供可持续支持,使其能够尽早适应数字化带来的人才要求。

 

“新入职者+”计划是2006年启动实施的“新入职者”计划的后续计划,该计划与其前身一样是德国联邦政府针对双元制职教体系的核心资助计划。2006年以来,该计划针对中小企业共资助473个项目。“新入职者+”计划已开展三轮资助,资助项目123个。2017年7月,“新入职者+”第三轮第B项资助启动资助20个项目,资助期为2017—2020年,资助额1 340万欧元。

 

5.职业教育实践中能力测“ASCOT+”倡议

 

该倡议开发基于IT技术,针对有关职业领域的认证性测评程序,提高职业教育的行动能力透明度和显现度。倡议是BMBF委托实施的ASCOT(2011—2015)研究倡议的后续倡议,旨在将前期项目开发的有关职业教育能力测评(2017—2021)成果推广,更广泛地应用于学习成果检测、考试。

 

6.劳动的未来:同步实现技术与社会进步倡议

 

“劳动的未来”倡议,旨在支持企业和研究机构通过创新性的研究项目积极参与构建适应未来的劳动。以同步推动技术和社会创新为目标,支持研究机构与企业共同开发企业中的人才培养、健康与疾病预防、劳动组织与规划方面的新模式,并试点引入企业实践。这一倡议是“面向未来生产制造、服务与劳动的创新”框架计划的子计划。倡议资助聚焦跨行业跨学科的项目,重点研究方向是:①人口结构变化中的企业能力管理;②服务未来安全健康劳动的预防措施;③数字化世界中的劳动:作为社会创新的数字化;④保持终身健康:资助劳动健康的研究项目;⑤混合式价值创造体系中的劳动;⑥创新型社会的中小企业:中小企业的社会创新;⑦以人作为主体和客体的劳动:数字化转变中的互动活动。

 

三、德国“职业教育4.0”建设主要特点

 

(一)系统设计,涵盖职业教育全过程

 

联邦政府《教育行动》确定推进包括“职业教育4.0”建设在内的,整个教育体系改革创新的行动框架,完善人才培养外部条件。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颁布的《数字化世界的教育》全面系统提出了课程设置与教学计划、教学过程、教学媒体及内容、设施设备保障、学校发展与教育教学管理以及法律框架等方面的具体要求。与此同时,该战略文件还突出职业教育特点,提出相应要求和措施,为推进职业教育4.0提供了行动指南。《职业教育类学校4.0》以及《共同建设数字化世界的高质量职业学校》聚焦职业教育4.0建设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提出具体举措和行动建议。

 

在职业教育4.0建设的具体行动层面,联邦教研部从推进职业教育体系创新出发,将相关的资助计划和倡议总揽一体,在保持工作连续性、充分利用前期成果的同时,进一步突出重点,使研发与试点工作覆盖职业教育全过程。“劳动的未来”资助倡议,为职业教育规划决策以及职业资格研究及职业教育的标准规范研发提供依据。“人才资格与能力”资助计划支持教育教学标准的研发,为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提供参照框架,“新入职者+” 计划支持探索建立相应服务保障条件与机制。“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以及“跨企业培训机构与能力中心数字化”资助计划直接服务人才培养过程,涵盖了基础条件、师资、数字媒体及媒体教学资源与方案及其应。“ASCOT+职业教育实践中能力测评”倡议服务于职业教育的评价考试。在总框架内,各资助计划和倡议间既突出重点,又构成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增强了协同性,有利于形成交流协作网络促进,形成聚合效应。

 

(二)立足根本,突出媒体技术应用

 

一是突出培养个人的“数字化世界的能力”。德国推进职业教育4.0战略设计中把培养个人“数字化世界的能力”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职业教育类学校4.0》及《共同建设数字化世界的高质量职业学校》都强调培养学习者适应数字化社会要求的能力。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颁布的《数字化世界的教育》将培养学生“数字化世界的能力”作为整个战略文件的核心,提出各级各类教育培养“数字化社会的能力”的能力框架,明确了各级各类教育能力培养的标准和要求。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将“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资助计划作为重要支柱。该资助计划以及此前实施的相关计划将媒体能力视为核心的关键能力、就业能力的保障以及参与全球知识社会的前提条件”。强调培养学生媒体能力是职业教育教学中贯穿各门课程教学的综合性任务。联邦教研部分别于2011年和2016年专门实施两期 “提高职业教育中未来导向的媒体教育的媒体能力”子计划,资助相关高校与研究机构、媒体研发公司、企业以及学校等项目单位开展媒体能力以及教育教学媒体载体的研发及媒体能力培养试点,推进媒体教育纳入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提高个人的媒体能力,探索开发媒体教育质量标准和质量保障体系,推进媒体教学内容进职业教育。

 

二是重视职业教育机构的能力建设。职业教育4.0的战略设计中把职业教育机构能力建设置于突出地位。《教育行动》战略把教育机构能力建设作为5个行动领域之一。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数字化世界的教育》从媒体与内容、师资队伍、基础设施以及学校管理与教学管理、学习平台等多方面对职业学校的能力建设做出全面系统要求,确定相应参考标准。《职业教育类学校4.0》和《共同建设数字化社会的高质量职业学校》同样把学校自身能力建设作为重要内容,提出相应举措。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实施过程中,把职业教育机构媒体能力作为两期“媒体能力”子计划的重要目标。支持项目单位联合开发创新性的教育教学方案、媒体应用方案以及媒体资源,支持项目单位开展教学人员、企业培训部门领导及领导者培训,提高其媒体能力,支持企业及职业教育机构广泛应用媒体于日常教学及管理,利用媒体技术推进组织发展。

 

三是推进职业教育领域媒体广泛应用。《教育行动》把“广泛推进利用数字媒体学习”作为数字化教育2030的目标。强调“数字媒体必须从信息技术课教学开始并有机融入专业课教学”。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的《数字化世界的教育》中明确了教育教学媒体的质量标准和技术标准,同时强调职业教育中的教育媒体要加强基于数字化技术的实体技术装备配备,从而更好满足行动导向的学习要求。

 

2010年以来,“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结合重点主题开展12轮次项目资助,持续推进数字媒体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应用。2010年实施的“职业教育的数字媒体开发与运用”以及2013年和2015年启动的两轮“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应用”资助直接以推进媒体技术广泛应用为目标,支持利用数字媒体开发应用新的学习情景和教学方案,支持学习场所间合作,促进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更好地结合,促进教育体系内部的融通性。“第二代互联网(Web 2.0,2010年启动)”“移动学习(2011年启动)”“开放式教育资源(OERinfo,2016年启动)”“职业教育中的虚拟与增强现实(VRARBB,2017年启动)”则以改善条件、丰富资源为目标,从而为广泛应用媒体提出支撑,2016由启动实施“职业教育中数字化学习推广网络(DigiNet)旨在促进项目成果的交流和推广。

 

(三)统筹兼顾,推进三个育人主体共同发展

 

德国职业教育以双元制体系为重点和特色。这一体系人才培养涉及职业学校、企业以及跨企业培训中心三个学习地点,即育人主体。

 

一是推进学校教育教学数字化。《教育行动》数字化教育2030目标中明确提出“ 所有教育参与者使用数字媒体成为日常行为”“职业教育通过将数字教育措施融入教育过程继续提升吸引力”。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数字化世界的教育》全面系统明确职业教育类学校数字化的标准和要求,并通过《职业教育类学校4.0》以及《共同建设数字化世界的高质量职业学校》,明确职业教育类学校数字化的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的相应举措。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实施中,通过“职业教育中的信息技术能力”以及后续的“职业教育数字媒体”长期持续支持包括职业教育类学校在内的职业教育机构推进信息技术、数字化技术以及基于数字化、信息化技术的媒体的应用,开发新技术、新媒体、新内容、新方法等。2016年12月,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发布《数字化世界的教育》战略文件,明确包括职业教育类学校在内的学校面向数字化世界的能力标准、教学与课程、教师、基础设施和装备条件、教育媒体与内容、学校内部管理、外部条件等方面的目标任务。为推进“职业教育4.0”建设,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2017年专门针对职业教育类学校颁布《职业教育类学校4.0:未来十年职业教育类学校创新力及促进融合贡献力的继续发展》,还与德国工会联盟及德国雇主协会总会共同颁布联合声明,共同推进双元制体系内的职业学校发展。

 

二是以中小企业为重点,促进企业实践教育发展。《教育行动》确定的数字化教育2030目标中明确提出,教研部系统筹划数字化职业教育,协助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创建实施数字化学习的组织架构。中小企业是德国经济也是双元制职业教育的重要支撑。“工业4.0”未来工程将中小企业作为4个重点行动领域。“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中同样把中小企业置于突出地位,“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始终把中小企作为重点资助对象。如2006年启动的“新入职者”资助计划及其后续计划结合不同主题开展9轮次资助,为中小企业开展职业教育提供支持,先后支持473个项目。2017年7月“新入职者+”第三轮第B项资助启动资助20个项目,联邦教研部共提供1340欧元资助,每个项目提供连续3年资助。资助计划聚焦数字化发展,支持中小企业构建“职业教育4.0”,支持中小企业从改进招工宣传、人才培养及教学内容以及师资培训等多方面加强自身职业教育的同时,促进建立相应体制机制,如组建职业教育联合体、区域性及行业性中小企业职业教育与继续教育4.0网络等,以更好地服务和支持中小企业开展职业教育。“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框架下,联邦教研部2016年启动实施重点资助子计划“职业教育数字化学习转移网络”,其目标是重点针对中小企业创建实施数字化学习的组织结构。

 

三是加强跨企业培训机构建设。跨企业培训中心的任务是为企业及职业学校的教学通过贴近实践的教育提供补充,在德国双元制体系内具有重要意义。《教育行动》将建立数字化跨企业职业培训中心作为实现数字化教育2030目标的重要举措。“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范围内,2016年启动实施“促进跨企业职教中心及能力中心数字化”计划,专门资助跨企业培训机构改善设备装备条件,增加支撑保障,同时推进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与手段现代化,提高教学质量。该计划包含两项子计划:一是资助相关跨企业培训机构举办者特别是中小企业购买特定的数字装备设备;二是资助8个能力中心以及其网络联系的职业教育机构共同分析数字化对相关教育职业的跨企业培训的影响,并在此基础上探索开发有效的创新性职业教育方案,开展跨企业教学试点并推广成果经验。

 

(四)突出关键,着力提高教师能力

 

师资是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的关键。教研部《教育行动》战略强调,实现教育数字化必须使教师具备相应的传授数字能力的能力。在数字化2030目标中明确提出,所有教师都应具备应用数字化技术的技能以及开展数字化教学的能力。各州文教部长联席会《数字化世界的教育》将师资培养与继续教育作为教育数字化的重要工作领域,明确了数字化时代职业教育师资能力标准和要求,同时职业教育教师培养过程各阶段以及教师继续教育中培养教师数字技术以及数字化教学能力的参考指南。《职业教育类学校4.0》将教师视为不断提高职业教育质量的关键,强调要将师资培养培训作为未来10年的主要任务,并提出相应举措。《共同建设数字化世界的高质量职业学校》中,各州教育部门与德国经济界一致强调职业教育师资的重要性,并强调要将数字化教育纳入师资培养培训,推进职业教育师资继续教育,并共同推动教师录用制度改革。

 

“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范围内,《职业教育中的数字媒体》计划在实施中把师资置于突出地位,2015年4月专门实施了针对职教师资的“职业教育中师资媒体与媒体教学能力培养”子计划,举办职教师资媒体与媒体教学能力培养创意大赛,开发针对职教师资媒体及媒体教学能力培养培训的方案与资源。与此同时,其他相关子计划实施中也将师资培养培训作为重要内容。如2011年和2016年实施的“媒体能力”计划,都强调把师资作为各项目的重要目标群体,开展相关师资培训活动。

 

四、德国职业教育4.0建设述评与展望

 

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到来,加剧了国际间人才竞争,各国加紧推进教育包括职业教育改革创新。在此背景下,德国联邦政府基于其联邦体制下文教事业属于各州职能范围,联邦政府没有举办、管理和监督学校教育的职责这一基本国情,一是大力支持教育相关研究。科研先行,为推进教育改革创新提供决策建议,开发相应推进策略,并通过科研成果引导社会舆论,推动形成共识。二是充分利用近年来德国经济发展和联邦财政充足的良好机遇,发挥联邦引领作用,率先制定相应战略,明确教育改革创新行动框架,引导各州政府及社会力量相向而行,制定相应战略,从而协同推进教育改革创新。三是在联邦职能范围内,通过实施相应计划和项目,支持职业教育标准研发和创新试点。以教育教学标准引领职业教育改革创新,通过试点项目实施,从实践层面积累经验,创造实践案例,为更大范围内推进“职业教育4.0”提供了参考和借鉴。

 

从目前来看,联邦政府这一推进策略进展基本顺利。

 

一是联邦政府战略得到各州以及经济界响应。各州教育部门协商制定了共同的战略文件,明确了推进包括职业教育类学校在内的教育改革创新行动战略指南。同时针对职业教育的特点,明确了职业教育类学校改革创新的重点举措,对联邦政府相关措施予以积极回应。经济界也积极参与相关战略的制定,提出意见建议。

 

二是联邦与各州战略对接基本顺利推进。根据联邦教研部长与各州文教部长2017年1月30日的共识,已经成立国务秘书级联合工作小组,协商拟定联邦与各州关于共同支持面向数字世界的中小学包括职业教育类学校教育的协议(“中小学数字化公约”)文本,确定对接联邦以及各州层面战略的具体措施和实施细节。2017年6月各州文教部长一致通过了联合工作组商定的协议文本核心内容。

 

三是德新一届政府基本继承了上届政府教育政策。各执政党联合执政协议中明确提出将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实施“教育、研究与数字化行动”,将“中小学数字化公约”“职业教育公约”“职业教育4.0”倡议等作为重要举措。同时还提出要推动修订德国《基本法》,赋予联邦参与学校教育更多空间。2018年3月21—23日,德新一届联邦内阁向联邦议会阐述施政纲领,并接受议会质询。默克尔总理和教研部长安雅·卡尔利泽克均强调职业教育的重要性,表示将加大职业教育投入。同时强调要修订《基本法》,拓展联邦更多参与学校教育的空间。新一届联邦政府延续上届政府教育政策并进一步加大教育投入,有利于职业教育4.0的继续推进。特别是修订《基本法》拓展联邦参与学校教育空间,将进一步增强联邦推进教育改革创新包括建设“职业教育4.0”的主动权。

 

四是“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顺利推进。相关资助计划和倡议正在实施中,职业教育教学标准开发和修订工作有序推进。部分教育职业,如IT领域4个教育职业的教学标准已经完成修订并颁布实施。“工业4.0”相关的10多个专业教学标准修订也在进行中。新一届政府的《联合执政协议》强调要继续推进实施“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框架倡议前期实施的成果正在逐步转变为德国联邦和各州的政策举措。总体来看,“职业教育4.0”框架倡议为德国推进职业教育改革创新发挥了基础性、先导性作用。